孫淑華、李渝姝訪談資料

  • 受訪人姓名:孫淑華、李渝姝 
  • 年齡:70、69  
  • 籍貫:河北、河南
  • 學歷:高中 
  • 經歷:出納、老師(孫) 老師、戶政所科員(李)
  • 訪談人:陳小鯨 
  • 時間:99.9.6 
  • 地點:B區

我的眷村生活

孫姐:我是河北人,在四川出生,國共戰爭正式開打,隨著父母親輾轉於北平、瀋陽,38年軍情緊急,北平機場爆炸,從塘沽乘大同輪過黑龍江(台灣海峽)船一路搖晃,能撐過去就算幸運,清晨到達基隆,看人穿拖板、賣甘蔗,都覺得新奇,就買甘蔗吃卻不知道要削皮,光腳穿拖板皮都磨破了,又乘火車晚上來到屏東茄苳,小朋友坐在車廂行李上,一整天,都不嫌累,在那邊住日式房子,一間住七、八家,中間用布簾區隔,公家供應大鍋菜飯,不久搬到東門町,從此在建國二村住下,我在大陸上小學,來到嘉義轉讀林森國小,可是都講台語,聽不懂,功課也不會寫,這時候空軍子弟小學在大同國小復課,我們小朋友又轉過去,應讀四年級,可是沒讀過英文只能從三年級開始,後來英文老師飛機失事,沒人教,英文課也沒了,44年畢業,童年很好,郭少鳴(數學)李曉光(國語)老師很認真,課程分甲乙二個班,看成績分班,85分及格,分數不夠不可跳甲班,否則打手心,以前背的書到現在都記得,小時候同學感情都很好,到現在還有聯繫。小時候家裡沒錢,就摘路邊芒果吃,摘相思豆玩、或撿田裡甜薯來吃,那時候男同學很頑皮,在女生抽屜裡放蛇嚇人,老師功課逼得好緊,功課差的同學,從東門町走路到白川町去補習,老師義務教學不收任何費用,家長也不怕小孩走丟了,後來到民生路底空小校本部上課,由東門町坐卡車到學校,民生路兩邊芒果樹大家都趁經過時,一路用手掃到車子裡大家分食,小朋友的遊戲有跳房子、橡皮筋、跳拱,真值得回憶,與現在小孩玩的不能比,但照樣很好,就是生病也要去上學,媽媽準備的便當互相交換吃,衣服髒了也不洗就說沒水,想想那個日子真好。我在收支組工作了40年,就是因為能照顧家,先生走了以後,長官要調我去台北,我不同意,要照顧弟弟,一直到他們各自成家,才卸下重擔。搬到「經國新城」以後,又有了眷村的感覺,大加推我做主委,主委不好幹,社區活動,綠化都自己來,對老人家照顧更不能馬虎,每天晚上七點丟完垃圾,住戶都會留在花園跳五行健康操,見誰沒來就追問,有的去兒女家、有的在樓上沒下來,每天會電話追問,果然有一天XX住院了,我們就會去探視慰問,幫忙安頓家裡,老人家到女兒家也會先告知,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剛搬來一人住很不習慣,以前10幾人吃飯,現在一個人真不習慣,我現在也幫忙帶孫子,夠忙了,希望社區要團結,有事大家一起來解決。

 

李姐:我是河南人,在四川重慶出生,36年抗戰勝利後回到北平,共產黨亂起來,大家決定跟著部隊走,一夜之間與柳家驊叔叔將行李裝箱,翌日用馬車送到塘沽搭船,因為住在船艙內空氣很糟,燠熱難熬,甲板下會暈吐,我爸有一機械兵,每日清晨會帶我到甲板上透氣就舒服多了,小孩子就在甲板上玩,大人們說:過了黑水洋就快到台灣了。黑水洋水真黑,船到基隆,搭火車從早到晚才到茄萣,天氣越往南越熱,毛衣都脫了,最後身上只剩下打單掛。茄苳日式房子因我家子女多分得較大,遲媽、何大娘住一起很熱鬧,我記得屋旁有小河,不久,嘉義東門町蓋好就搬來,讀林森國小,語言不通,受人欺侮,小朋友在桌子中間劃條線,超過去就會被打,後來到空小(寄讀於大同國小)讀三年級,有童子軍制服站崗很神氣,六年級到空小現地上課,在嘉農禮堂舉行畢業典禮,高中畢業,到高雄找工作想當老師,爸爸不放心不讓我去,又找婦聯會工作當建二幼稚園老師,建二幼稚園原來叫羅漢堂(日本時代光棍軍官宿舍)大門原在中正路10巷2號,後改為立功,是婦聯會支持辦的,那時有三個老師、一位主任,學生多再增加老師,,陸軍小孩也收,也有教會外國人士的小女孩,顧問團邁克兩兄弟都在這兒讀書,後來回國,我們很注重小孩功課,中班學阿拉伯數字,數數字,大班國音字母,拼音、寫名字,當時有一趙姓國代的小孩,名字不會寫就哭,每天下學後把他留在教室外利用黑板教他,同時還要看其他小朋友,趙小朋友一週就學會,爸爸很高興,叫我「小老師」,那時候小朋友的點心很簡單,奶粉、三輪腳踏車、木馬、輪轉椅是婦聯會送的,也逐年增加,餅乾在定海買,玩具蹺蹺板、鞦韆是機場做,老師薪水只有250元,上半天課,婦聯會每年來視察,機場派車接送,我們會設計小朋友慶祝會歡迎;58年我離開轉到警察局工作,62年考試分發高雄,小孩由媽媽帶,每週回來一次,一年多才調回,在嘉義戶政所做了30年,一直到退休。我一直珍藏著一件很珍貴的東西,就是陳(小鯨)媽媽送我的一對繡花枕頭,記得我在幼稚園要結婚,陳媽媽幫忙做枕頭套,問有沒有繃子,我正好有兩個不鏽鋼的,就從台北買緞子,陳媽媽用大陸帶來的「喜鵲報喜」畫稿繡了一對枕頭面,奶奶用縫衣機配紅線做套子,床罩、枕頭、桌巾都自己做,我也送一個繃子給陳媽媽,她繡了好多被面、枕頭套、繡屏送到婦聯會義賣,都由大官買去了。搬來這裡很好,可是當初媽媽抽到J區,沒住一起,一直哭,現在已經習慣了。我雖然退休了,不時還是會到戶政所走走,幫忙做志工,生活過得很愉快。

維護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