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村媽媽-徐郭玉葉

徐伯伯徐媽媽伉儷情深

走在「經國新城」K、G棟之間,經常會遇到一位滿頭白髮,體態豐潤,素顏自若,雖然七十幾歲高齡,卻自在從容,願意充任志工,服務他人的平凡長者,她就是我們的眷村媽媽-徐郭玉葉女士。

 

徐媽媽出生在嘉義,土生土長,日據時代就讀小學2-3年級,因躲避美軍轟炸,與家人疏散到後湖台斗街鄉下,直到戰爭勝利才回到市區,可是老家房屋已經完全被炸毀,父親只好在原地蓋鐵皮屋,維持家人最起碼的居住生活條件,他非常感謝父親重視孩子們的教育,台灣光復前就要求子女背誦三字經、百家姓,戰後續讀大同國小的前身白川國小,銜接四年級,初中讀嘉義縣中,班上外省同學只有四個,大家相處都很好,中午一起分享外省媽媽做的便當,滋味完全不一樣,那種情感真值得回味,可惜,初中畢業後無法繼續升學,而改學裁縫,練得一身好手藝,為左鄰右舍鄉親做衣服營生,後來經親戚的朋友介紹,認識徐伯伯,交往半年後,於民國四十四年結婚,這在當時的保守年代,也是一項困難的突破,徐媽媽的堅持獲得了認同,她說:「我當時的選擇是正確的,嫁給徐伯伯一點都不後悔。」

說起徐伯伯-徐永明(行仕),可是對日抗戰報國殺日本鬼子的大英雄,十二歲投入三十二師當了幼年兵,營長念他幼弱,令其返鄉讀書,後由漢口臨時保育院(收容失學或流亡學生之機構)收容,再入十五中學唸書,民國三十二年底,他志願加入「抗日學生遠征軍」,訓練結業,即請調至第一線參戰的戰車第一營,當了薛曼坦克的中士車長,第二天即從密支那開往八莫以東九公里的莫馬克,莫馬克之役把敵坦克打得七零八落、片甲無歸,獲頒榮譽勳章一枚,再由少尉晉升為中尉,民國三十三年日軍又發動獨山之役,他頭部及左大腿遭彈片擊傷,仍率先帶領衝入敵坦克旋轉死角,最終除將敵坦克全數殲滅外,並掩護步兵推進數十里,再獲榮譽忠勇勳章,破格由中尉排長晉升為少校連長,並在抗戰勝利後,榮登「抗日傑出英雄」榜,獲頒勝利勳章,二十八歲升任少將,民國四十年自緬甸撤退來台,因編額不足降編後繼續報效國家,四十六年退伍。

全家福照
全家福照

徐媽媽說婚前並不知道徐伯伯的英勇事蹟,只是在平常聊天時,他當故事講給孩子聽,徐伯伯不是愛炫耀的人。結婚後她們住在台中,在潭子上班,因八七水災客難房子被水淹掉,就搬回嘉義住進誠誼新村,誠誼新村的日子是值得懷念的,一共36戶,早先村子裡沒水,只有村口有幫浦,以後又有井水,直到52年才有自來水,住房很小,只有10坪大,一家七口將就著住,可是村子裡大家都互相幫助,難免有因為意見不同有些爭執口角,但都不傷眷屬太太間的感情,那時候自己年輕,許多外省美食都不會做,村子裡的媽媽們都會教著做,所以包子、饅頭、粽子很快就學會了,尤其快到過年時,家家戶戶灌香腸、醃臘肉,村子雖小,卻滿滿的年味。她覺得徐伯伯是個好爸爸,退伍後曾跟著岳父製作中藥,也在草繩工廠上過班,也與同事合資買卡車南北送貨,愛家從沒讓孩子餓過,徐伯伯在96年病逝,心中雖有不捨,但仍勇敢面對,現在孩子都已成家立業,她都抱著感恩的心,好好的照顧自己,希望尚能有機會可以幫助有需要的人。

 

(徐媽媽口述,陳小鯨整理)

 

維護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