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誠珍認識眷村媽媽

民國36年4月和我的先生魏民生在天津結婚,當年我是19歲,他是空軍四大隊的士官,婚後我們跟著部隊由天津到了北平,第四大隊又駐防瀋陽,家眷住在北平南苑,約一年的時間,當時國共戰爭越演越烈,國軍節節敗退,民國 37年我記得撤退的前一天,南苑機場油彈庫大爆炸,頓時火光瀰漫天空,整個南苑市內,大街小巷人心惶惶不安,那時,先生告訴我收拾行李,離開南苑,坐火車到天津,因為怕鐵軌被放置地雷炸彈,一路上走走停停,就這樣到了塘沽。搭上船,到了基隆碼頭,在船上,軍方給我們準備食物,大鍋菜飯,或許是年紀輕,又聽說台灣是個美麗寶島,一年四季如春,興奮的心情大過了離愁,離家時,我母親知道這趟到台灣逃難,壹時可能回不來,遂給我準備了一些金子手飾賴以維生。

 

想當年真是像逃難!部隊該帶的都帶了,吉普車、大軍車、甚至製造冰棒的機器設備也都帶著走,全部四大隊的眷屬又搭上火車,由基隆開往南部,直到沒有鐵軌,火車不能開了,大家一起下車,才知道是林邊,大家分住在不同的地方----佳冬、潮州、漁光村等等。那是37年冬天的事,到了台灣,第一個年就是在林邊過的。真是少年不識愁滋味,那時也還沒有小孩,想家又回不去,就與李玉民、葉時分夫婦,李紹光單身漢,坐火車環島;本省人大人小孩,光著腳或穿木屐〈瓜拉板〉,路上柏油馬路很少,都是小石子地,當地的山地人,拿他們的香蕉、花生、紅皮甘蔗,交換我們的皮大衣、毛毯、香菸,還可換到母雞帶小雞,自己養,這樣就有蛋可吃了。

 

38年冬天,嘉義的眷舍蓋好了,四大隊的眷屬就搬回了嘉義市民國路的大眷村〈建國二村〉,我們在這裡過了第二個年,兩家共用一個廚房,廁所要走到公廁。每家每戶的小孩陸續誕生,當時公家薪水只有70多元,從大陸帶來的金子,為了貼補家用,也一點一點切著賣光了,雖然公家也有發米、油、黃豆、麵條、魚肉,那時美援也有玉米粉、奶粉、牛油,但是日子就開始苦了。小孩長大要讀書補習,薪水到53年才是155元,只好自己給小孩做衣服、捺布鞋,美援的麵粉袋子做褲子,上面還有中、美兩國國旗,為了增加收入,做些代工糊火柴盒、聖誕燈飾的加工、抅頭網、魚網,打毛衣、手套。

 

民國40年到60年日子依然很苦,毎家的先生孩子都會幫忙做家事,左鄰右舍你家包了水餃給我家,我家做的泡菜送你家,像個大家庭。政府的教育補助費,中山獎學金,寒暑假的工讀,只要小孩肯努力,書都讀出來了,找到了工作,日子才好過一些。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背景故事 我們都是故事中人,也還在創造故事。

維護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