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二村

眷村起源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情勢逆轉,空軍第四大隊奉命自北平南苑機場移防台灣,海運由火車運青島上船,原計畫往衢州,旋改航基隆,登岸後乘火車至潮州(單身,有眷官士住茄苳機場);空運則由大隊長徐華江率部分官佐及眷屬直飛嘉義水上機場(原日本陸軍航空隊基地),眷屬暫時分住火車站旁旅社,俟眷舍搶修後進住,並另建眷舍安置由潮州、茄苳返嘉官佐眷屬。

村名由來

眷村區塊原係日本人取名「東門町」,空軍眷屬進住後依國防部命名「建國二村」,取反攻大陸,重建新中國之意。

建造年代

民國三十八年,當時「東門町」留有日軍官舍(現志航街北邊),破舊不堪人居,部分已有陸軍人員先進住,時任統計室主任的顏鼎元奉命擔任營舍修繕總監工,向當時陸軍總司令孫立人上將報告,獲得同意部分房舍交予空軍眷屬使用。四聯隊分配飛行官優先進住,其餘一片荒煙蔓草、兩個池塘,乃次第加蓋房舍,分由官佐、機械專業人員及眷屬居住。

眷村位置

嘉義市啟明路以西,朝陽街(日據時稱朝陽町)以北,公明路以南,華南商職東面圍牆以東(包括民國路兩側),其中中正路兩側部分眷戶屬陸軍。眷村周邊有羅漢堂(沒有結婚的光桿兒叫羅漢)、復國幼稚園、民族國小,縣中(現為嘉義國中)、省嘉中(現為嘉義高中)、華商、嘉商、嘉工等中學,體育館、中山公園、蘭潭、吊橋、彌陀寺等名勝,離市區很近,交通方便,生活機能良好。

房舍結構

當初日軍遺留官舍,係日式建築,唯飽經戰火肆虐,缺木板、沒玻璃,早已破舊不堪,分配飛行軍官及眷屬居住,由住戶自行克難檢修,居住環境才略為改善,因其為日本陸軍航空隊官舍佔地較為寬廣,故少數眷戶圍牆內尚留有圓拱型防空洞,成為奇特的建築附屬物;民國三十八年來台初期,除上述房舍外,餘皆長草過人之荒地,軍方乃委請民間建築師畫設計圖、估價,依發包程序,專責監工,先後興建瓦頂、木柱、竹編、土敷、木板門、拉格窗、外覆魚鱗板的木造房屋,初期沒有圍牆、水溝,亦不注重隱私,隨著經濟條件改善,才有紅花樹、竹籬笆、木板牆、紅磚牆等私領域的區隔,也因孩子逐漸成長,男女有別,一間窄屋不夠住,只有向前後擴建,少數萬不得已幾經爭取才獲軍方同意加高二樓,因而形成眷村巷道狹窄、僅夠一人行走之奇特景觀,遇有火災難以搶救,經常造成人員、財務重大傷害之不幸事件。

眷村區劃

早期眷村分屬三個里:志航里(1.2.3區,區長吳昌任)、寧海里(4.5.6區,區長劉健華)、護國里(7.8區,區長吳子良,時尚無9區),後地方政府規劃合併為志航里。全區劃分一至九區,一(朝陽街以北,民族路以南部分)、五(志航街以北兩排房舍)、六(光彩街、啟明路口)、七區(中正路、啟明路與公明路口)為空勤人員房舍較為寬敞;二(民國路以東,來來麵包店前巷弄到啟明路,與民族路之間)、三(志航街西段迄民國路口)、四(志航街東段迄啟明路口,原為兩個大水塘,填土興建)、八(華商學校圍牆以東到民國路,北迄光彩街,南鄰延平街)、九區(延平街延伸到啟明路左右兩排房舍)則為地勤官士居住,室內面積相對狹小,大人小孩共處一室,生活至為不便,初始尚有兩戶共用一間廚房,或士官兩家共住一室,以布簾遮掩之窘況,非現今居住環境可以比擬想像;其中八區係蓋好之眷舍不敷居住,乃由當時聯隊政戰部主任與華南商職學校商量,以當年「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必定成功」為理由洽借五年,因三年必然反攻大陸而且成功,屆時家眷返回大陸後,所留房舍全部無償贈與學校,故校方同意租予軍方,分配由墾丁最後搬回嘉義的機械士眷屬,誰想到一住五十多年,孒然一身的英雄少年也成了枝繁葉茂地白髮老叟,華商校地直到眷村改建完成,眷戶搬離方才歸還,這段歷史經過可能也只有少數人才知道了。

 

(另有「特區」之說,尚待查證)

眷村成員

成員全屬空軍第四聯隊,民國三十八官士眷屬大多自行攜家帶眷乘船或飛機來台落腳,迨先生隨軍抵達,再四處打聽輾轉相聚艱苦度日;另當時為反攻大陸積極備戰,對官兵結婚積極設限,後基於人性及現實考量逐漸開放,乃有與在地婦女結婚成家之情形,唯並未因省籍、語言、文化之不同,而有歧視情形發生,為族群融合之最佳代表。

眷村組織

眷村早期三個里皆有民選里長,後合併為「志航里-建國二村」,設有「空軍眷屬服務處」,由機場派員兼任主任、辦事員,後改為「自治會」組織,負責眷戶之各項服務及活動辦理、糾紛調處等事宜,各區皆設區長協助守望相助、義務服務。

眷村生活

早年家庭少有收音機,國家大事皆由爸爸在機場就報紙新聞傳遞消息,遇有颱風就由「眷服處」人員手提小鑼沿村內小路敲三下,沿途喊著「今天晚上有颱風!」媽媽們就會準備蠟燭、煤油燈備用(後有喇叭廣播);早期軍人待遇微薄,眷屬生活十分清苦,年底「眷補證」下來,全家大、中、小口一年的眷糧條子全部折價賣給「小鬼米舖(當時俗稱)」或由眷村人收購,換成現金還些債務,剩下點錢湊合著過年了。大家共用公共廁所,晚上不出門,一大早就看到媽媽們端著尿盆去倒黃穢物;煙燻掉眼淚的煤球爐煮飯就會剩下鍋巴,不太黑的大多由小孩搶著沾糖吃掉,還津津有味,少數爸爸在機場弄點煤油,貼身藏在內衣內帶回家供煤油爐用,皮膚被灼傷也不在乎,吃完晚飯大家在門前圍坐講古,然後點著木屑蚊煙香搖著椰子樹皮剪的扇子入睡,也沒聽哪個失眠過;眷村婦女大多以勞力兼職多掙點生活費(織毛線、捺鞋底、削波蘿心…),或為人幫傭賺些外快,或以家鄉小吃、麵食茶點、滷味鹹菜等擺攤營生,或早起自市場批些蔬菜、水果做個小生意改善生活,眷村的美食、外省的口味自然形成了全省知名的「民國路美食街」,擺小攤販、作小生意也逐漸形成了著名的「空軍市場」。民國五十幾年政府提倡「家庭即工廠」,許多代工手藝(串聖誕燈泡、糊火材盒、串小珠珠…)進入了眷村家庭,配合政府的政策,也大大提升了生活水平;回想當年小朋友一早乘卡車去「空軍子弟小學」,爸爸乘卡車到火車站轉小火車上班,媽媽們中午準備好便當,請「斷手叔叔」幫忙送到學校給寶貝吃,生病不舒服可以在家裡藥包拿些成藥取用,或至民國路與公明路口「診療所」看病,家有急事到一區「電話班」打電話找爸爸,一定能解決,過年時山仔頂軍部或機場會派出舞龍、舞獅、踩高蹺、走旱船、老背少等傳統技藝表演,到「白水書店」租武俠小說,「嘉義、三山戲院」看國片、黃梅調,「新都、慶昇戲院」看外國電影,父母們打打小牌、中山堂票段京戲,穿旗袍到明故宮、中央餐廳喝喜酒,小朋友打洋畫、放鞭炮、提燈籠,聽收音機裡的「小說選播」,圍在長輩身邊聽他們「白頭話當年」,或到啟明路邊大水溝抓魚、釣蛙,在「潛地式」防空洞裡面烤番薯、蟋蟀,眷村的生活真是多采多姿。

感想與期望

眷村拆光了,眷村文化與精神應予保留傳承,希望年輕人能接棒完成。

 

(本文參考顏鼎元、吳昌任先生口述眷村史)

維護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