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活動

111-01-19

漫延與折返,2022-廖惠玲個展

發佈單位:美術館 點閱率:68
溯源作者廖惠玲的創作動機可以從她十三歲那年拿到父親一臺單眼相機開始,因而在文學創作與影像的追尋人在個體與群體裏所折射的命題,更具體的比喻,是德國哲學家/文學家本雅明所說的「人與所指涉的自然歷史」的流動性/漫延性,這也意謂著作者試著在一幅歷史事件中,將歷史隱藏於後,以象徵式地標示一個歷史時間點,在它的前面是擴散漫延性的物質性引徵—有關人在表達時間之於歷史,記憶之於遺忘,漫延之於折返。
 
「漫延與折返,2022」是廖惠玲試圖以攝影/影像/繪畫/詩文等方式,在日本廣島居住二個月的期間中,在思索廣島近代歷史原爆事件之後,如何回應這一段人類記憶?作者試圖以攝影的影像物質性,以「影—像」呈現一個物(歷史)存在軌跡,但「影—像」卻又同樣地往返入另一個無時間性的漫遊存在,如同夢,如同我們在記憶搜尋的回憶,一個片段或一個影像,一個散列,一個碎片。
 
「影—像」以這種無法固定的視覺存在,也意謂著它並非只是紀錄或證物。它只是表徵歷史,卻非透露自身,縱使它與複製性二者如同孿生兄弟,但複製性卻非魔術變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鴿子,而是帶上「影—像」自身的命運,一張接著一張透過它們永遠相同卻又不同的秘密存在。攝影,其真正要回應與表達的是:一切未被陳述的,如同普魯斯特的追憶之學習過程。「學習,首先就是認識一種物質,一個對象,一個存在。」攝影,以物質做為一個存在介面,影像如何被認識?而它陳述什麼?
 
作者這在這裏以一個轉性做法,透過繪畫的特性,在線條/色塊的延展上,或是透過詩的文字等,試圖以蘇聯導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有機電影」概念,透過藝術家的「想像」修辭歷史(記憶)的流動性。以一個「想像」的測度,歷史是不是可以從「想像」的陳述裏,讓彼此依存,具有關係,相互寓意,引發出詩性的特殊場域,進入一個即陳述也拒絕陳述的「場域」。
活動相關資訊
附加檔案
維護單位:嘉義市政府文化局